初探神秘的独龙族

by admin on 2019年5月30日

相信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精神图腾,有的被抽象成宗教,并借助各种方式表达虔诚以体现其存在;有的被物化成星座,并被赋予各种用文字符号表述的似是而非的内涵;有的被凝练成一种内在的气息,缭绕在言行举止中。而一个民族的图腾,如果用身体毁饰——纹面的形式,刻画在女性的面庞中。那么,这个民族或者说这个民族女性的灵魂与大自然之间有过怎样的对话,才足以让柔软的心灵甘愿用肉体的痛苦传承本民族的精神象征。

于是,独龙族成为我的民族之旅的第一站。

接触独龙族必须深入他们在我国的唯一聚居地——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独龙江乡地处横断山脉纵谷区北端,东以最高峰5128米的高黎贡山与怒江并连,西以最高峰4934米的担当力卡山与缅甸毗连,北以海拔高于3200米的西藏高原相连并与印度相近。

独龙江乡位于“三江并流”(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风景区内。前往独龙江乡,必须翻越高黎贡山。高黎贡山每年从12月至翌年6月间,大雪封山长达半年之久。此时交通隔断,独龙江乡完全处于与世隔离的状态。直到2009年5月底以前,这里的通讯设施仅能容纳18部手机同时通话。

图片 1
高黎贡山属青藏高原南部,横断山西部断块带

图片 2

1999年独龙江乡公路开通。2014年4月,独龙江隧道贯通,结束了独龙江乡大雪封山的历史。我们今年3月底经过时,隧道照明系统还未完全安装完毕,仅在中午12时以及下午5时左右对过往车辆限时开放,而且11座以上客车限行。

图片 3车窗外望去,山坡上的小村落有如仙境

图片 4

在当地人看来再平常不过的路边小瀑布

图片 5
随处可见的参天古树

图片 6远处的雪山时而云雾缭绕时而清晰耀眼

高黎贡山山高坡陡切割深,垂直高差达4000米以上,形成极为壮观的垂直自然景观和立体气候。山脚绿意盎然,山腰古树参天雾气浓重,接近山顶已然白雪皑皑了。

早上9时左右从福贡县城出发,翻越高黎贡山,小客车穿行在独龙江盘山公路间,途中遇到小型山泥倾泄,以及修路限行,下午6时左右,我们到达独龙江乡。

图片 7

图片 8
美丽的独龙江畔
3月,发源于西藏察隅的独龙江水依然冰冷刺骨,空气干净透亮得仿佛吸入肺腑还能感觉到它在流动。有人说太急没有故事,而太缓又没有了人生。此处的独龙江水收放有度,从容欢快地绕山顺势而行。静立江边,聆听潺潺水声,顿觉倘若时间就此凝固,生命亦不失精彩。
独龙江乡900多户独龙族人家就座落在江边。独龙族是我国人口较少的古老的民族之一,旧称“俅人”,人口约7000人(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另外,据估计,约有八九万独龙族人居住在缅甸北部。由于地理环境险恶,我国独龙族1950年前仍处于原始社会末期,之后直接过渡到现代社会。
过去,独龙族人大都居住在高山半高山地带,房屋为木楞房或竹篾房,房子四壁用木头围成,屋顶盖茅草。屋子下层低矮,或作养猪、鸡之用。近年,政府为村民新修了房屋,虽然房屋结构保留了临江一面悬空的特点,放眼望去,全然没有了以竹篾巴围起上覆茅草的独龙族民居原貌。图片 9为了发展旅游业上海市在村子里最靠近独龙江的地方援建了普卡旺渡假村图片 10
部分房屋仍可看见旧式房屋的影子图片 11
新修的房屋外墙都贴有一面小小的五星红旗图片 12
村民日出而作图片 13图片 14
美丽的田园风光
这是怎样的矛盾啊,一方面,独龙族人民有权利分享社会进步的成果,改善生活条件,提高生活水平;另一方面,过度开发又导致自然环境的破坏和民族文化特质的弱化甚至消失。也许,在帮助独龙人改善生活的同时,帮助其保护和传承独具特色的本民族节日才能取得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的统一吧。
独龙年,是独龙族人民的传统节日,他们把春节叫做“卡雀哇”,规定十二月二十九日为除夕,三十日为新年之首。由于交通的制约,鲜有人目睹,节日期间会举行“剽牛”的祭祀活动。主持年祭的家族长或祭师先把牛拴在场子中央的木桩上。祭祀仪式结束,摘下牛身上的珠珠和独龙毯,两个猎手手持竹矛从两边跳舞进场,两位猎手跳到牛的两头,将手中竹矛猛刺入牛的腋下,人们则手牵手地向牛挥刀舞弓大吼大叫。直到牛倒下,人群发出胜利的欢笑。大家迅速将牛割片,当场煮熟,大家边吃边跳舞,共祝来年获得更好的收成。我们错过了热闹的独龙年节,唯有先分享丙中洛“古道枋”老板拍的照片,待来年再找机会亲身感受神秘的“卡雀哇”。图片 15
族人围成一圈庆祝节日图片 16
独龙族的图腾是牛头,以此残忍的方式杀牛令人不解
独龙族的传统服装是一方麻布线毯,称为“约多”。独龙毯一般宽约1米,长约2米。麻布线毯日可作衣,夜能当被。后来女子自织麻布,制作衣服,但麻布线毯依然是独龙族服饰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女子一般都会披两方“约多”。图片 17老人仍然用古老方式织布制作独龙毯图片 18
村民日常服饰早已汉化,只有在节日才披上独龙毯

听说我们想见一见纹面女,第二天,给我们开车的师傅带我们去拜访了一位90多岁的纹面老人。

我们来到的时候,正好赶上老奶奶围着火塘吃早饭。虽然房子是新的,但老人们的生活习惯仍然没有太大改变,火塘依然是家里最重要的设备,火塘裏终年烟火缭绕,白天烧水煮饭,晚上烤火取暖,仿佛他们的生命早已与火塘相连。

图片 19图片 20

由于语言不通,我们无法与老人对话,也无从了解她何时纹面,为什么纹面。老人脸上始终浮现的笑容仿制在告诉我们,纹面这个给肉体带来痛苦的仪式,并没有给生活带来创伤。

独龙族纹面的习俗起源于一种古老的信念,纹面限于妇女,俗称“画脸”。对于这一习俗,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不过现在,怒江独龙族纹面女的传统已经失传,目前仅剩下30多名纹面女。

来独龙江的路上,同伴们就探讨纹面女纹面的原因。领队说,他年前来探路的时候碰巧遇到一位在当地文化馆工作的小伙子,小伙子说纹面原因有多种说法,学术界也说法不一。有的说是为了好看,有的说是为了不被察瓦龙藏族土司抢去为奴,有的说是为了晚上分辨男女。

而我,更愿意相信,形状犹如蝴蝶的纹面,死后让灵魂化蝶展翅,在另一个世界再次与自己相认。

图片 21资料图片:一独龙族女子在纹面

不过,险峻的高黎贡山已经无法阻挡外界各种商业文化的来袭,独龙江乡出现了各种转变,包括我们与纹面老人拍照也是付了费的,虽然对方并不强求。但是我想,比起大肆伐木毁林修路造渡假村,我更愿意多走几步路多付一点钱,使更多的原生态文化不会离我们而远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