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干了吴亦凡先生那杯“惊恐的Juice”

by admin on 2019年5月24日

2016年的此时此刻,我绝不会想到,2017年,华语流行音乐给我的第一个惊喜,会是吴亦凡带来的。

对他另眼相看,是之前的那首July。纯正的Future
Bass(未来低音),教科书一般的Drop设计,吴亦凡展现了他细腻温柔的另一面,在卡哇伊音色包裹下的,如少女杀手的微笑。

从那时起,我更期待他玩儿Trap(陷阱说唱)。小爷天生的拽酷性子,没有比Trap更适合他的风格了。

果不其然,2017年,吴亦凡开门见山地送上一首Juice。

这是一首非常美国的歌曲。juice除了指代果汁,在美式口语里还有许多别的意思,如:权力、燃料、电流、金钱、酒精,等等。刚在第59届格莱美斩获“最佳年度新人”的Chance
The Rapper,其在2013年的专辑Acid
Rap,就有一首名为Juice的同名歌曲,便唱到“My Nitty bag, my kitty boost,I
got the juice, I got the
juice”,配合着歌曲MV,你会知道他到底喝的是什么。

至于吴亦凡,“Can’t lose, I got
juice”,你可把他的juice理解为energy、courage之意。

喏,歌名就很酷。

初听Juice,第一反应是:和Drake挺像!不是那种“正统”的黑炮歌手,有点陷阱说唱,有点另类R&B,有点氛围音乐,但又非常地商业主流,非常魔性洗脑。包括MV里吴亦凡的舞蹈,也和Drake热单Hotline
Bling神似。

但再听第二遍、第三遍时,咦,慢着。吴亦凡的Juice,比大众情人Drake要更为地下,也更为危险。用我一位电子乐制作人朋友的话来说,便是:用一种更为地下Club形式的Trap,做成的一首商业作品。

一切得从Juice开头的那个铃声(Bell)说起。这个Bell音色,从歌曲开头贯穿至结束,为全曲最重要的标志性音色。它像是《搏击会》里每一Round开头的铃响,又像是爵士俱乐部里、挑衅式的高音吊擦,在提供一个的基础节奏下,让全场跟着它点头。接下来?就是地下Rapper们的大斗法啦。

是的,Juice非常地下。你听里头唱主角的鼓点打击架构,反倒让键盘类的和声乐器退避三舍,和主流商业说唱用大量梦幻音色包裹的编曲手法截然不同。乃至歌曲里大量的glitch(电子乐里,通过电子脉冲制造的、如同被扭曲的声音美学),尤其是曲末,从2分30秒起,和前面的Bell相互辉映,glitch所展现的光怪陆离的想象力,把歌曲带去了另一个维度。这分明就是地下音乐派对的现场。我甚至嫌Juice的MV拍的太亮堂了,墙上涂鸦都太光鲜,停车场的照明、地板都太高大上呢(就不说《极限特工3》Vin
Diesel的友情客串了)。在GTA的游戏世界里,听着这样的音乐,应该是洛杉矶郊区里一个废弃的集装箱聚集地才对嘛。

可能有朋友会问:哟,原来这首歌这么厉害啊。但是,和吴亦凡有啥关系吗?

关系大着去了。

Juice最奇妙之处,在于如此危机四伏的节奏和音色里,我们最终听到的,却是一首绝对意义上的商业作品。原因就在于它的词曲咬合。

别以为说唱就没有和声旋律。实际上,Juice的和声写得相当巧妙。歌曲开始的头两句,吴亦凡的演唱是“去和声”的,你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音调。别急,从“’Cause
y’all nowadays make me
nervous”开始,吴亦凡的演唱马上进入和声的轨道,且愈到后面,愈发丰满起来。而Juice的流速是时快时慢的,吴亦凡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节奏,细致地调整他的flow。第三段主歌时,吴亦凡甚至自然流露出摇摆(Swing)的韵律,他充满弹性的呼吸吐纳,以及适时的“Woo”合音,为这个地下派对再添几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热烈气氛。

在Juice里,哪怕不说作曲、作词一栏里吴亦凡本人到底有多大的参与度,光是说其饶舌的水准,那种利落感,绝不是临时抱佛脚或制作人后期修修补补便可做出来的人造景。而驾驭这样一首充满革命性的歌曲(相对于传统的华语芭乐说),其流畅自然,无时不在地体现着吴亦凡对说唱乐的理解。它和一个人的品位一样,并不是可以花钱买来的。

即便放在美国音乐市场中,Juice也会是一首很强的、很潮流的、很新鲜的好歌。我和朋友都感慨,Juice太超前了,我甚至可以给它起一个标题党:《99.9%的中国人都听不懂这首歌》。和Diplo、David
Guetta、DJ Snake、Deadmau5、Major
Lazer等早在国外备受肯定的音乐人及其作品不同,吴亦凡并没有参照物,这让很多自诩为欧西流行音乐的“资深乐迷”暴露出他们的无知,包括音乐从业者,乐评人,媒体。他们或许只会一个劲地说“像谁谁谁”,完全不得要领,也无法觉察到,吴亦凡歌曲里头那些危险的、诱人的、火辣辣的地方。

在格莱美红毯上,吴亦凡自信地说,“There’s Chinese people that can do
Hip-Hop music too, trying to prove
that”(我想试着证明,中国人也能玩黑炮)。当即他也表示,希望自己明年来这人的时候,也能获得提名。我知道,他是认真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邹小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