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鸵鸟战术”获乒乓世界冠军 写警句被误以为毛主席语录!

by admin on 2019年5月24日

郗恩庭的家宽敞明亮,进入客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上的两幅大照片,一张是当年与对手决赛时的激战场面,另一张是夺冠后在领奖台上手捧奖杯。对面的玻璃柜里摆放着各种奖杯奖牌,折射出郗恩庭一生所走过的乒乓之路。坐在他家的客厅里,对面就是国家田径训练中心体育场。就这样,在欣赏窗外的风景中,他讲述了自己的乒乓人生。

图片 1

乒乓之旅从保定起步

郗恩庭1946年出生于河北三河,从小痴迷乒乓球。小学毕业后,他考上了保定二中,那时,二中有一支很有实力的乒乓球队,他被选入其中。“由于我有没受过正规的训练,打法上也没有规则,一直是野路子,教练说就按自己的风格打下去吧,没想到这句话奠定了我一生的乒乓球风格。”郗恩庭笑着说。进入二中校队后,郗恩庭进步很快,不久就获得了保定市中学生乒乓球比赛初中组冠军,后来又夺取保定专区的初中组冠军,直到夺得河北省的中学生赛冠军,他一下成了保定二中的名人。1960年,年仅14岁的郗恩庭进入河北省队。当时,由于一些特定原因,队里决定暂时停止训练。但郗恩庭为尽快提高自己的技艺,偷偷从窗子跳进训练室,训练一天也没停止过。他知道技精于勤,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实现梦想的。郗恩庭的汗水没有白流,1965年,他破例未经青年队而直接进入国家队,从此开始了辉煌的乒乓人生。郗恩庭回忆说:“在第二届全运会上,我作为省队主力战胜了多位名将,在进入前8名的比赛中,我与徐寅生相遇,那时他的‘乒乓球辩证法’在全国叫得很响。我的发球很有威力,可能是徐寅生不适应我的风格,我很快就胜了前两局,第三局眼看胜利在望,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怎么就这么轻松战胜了心中的英雄。思想稍有疏忽,我很快就败下阵来。”虽然输了比赛,但郗恩庭的表现已经引起了乒乓球界的关注,于是全运会后,国家队正式调他入队,当时徐寅生刚刚转为国家队教练,便把郗恩庭留到自己负责的小组里。

“场场是决赛,分分20平”

进入国家队后,郗恩庭刻苦训练,实力出众。1966年,他随国家队到欧洲比赛,出战11场,11场皆胜;同年年底,他又随队出访瑞典、罗马尼亚等国家,连连告捷,令欧洲选手刮目相看。1973年4月,郗恩庭随队参加了第32届世乒赛。在团体赛中,中国男女队双双失利。男子单、双打战况不佳。在男子单打前八名中,最后只剩下了唯一一位亚洲选手郗恩庭。说来令人难以置信,此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进入了前8名。为了彻底改掉麻痹大意的毛病,赛前他在自己的手心里写下“场场是决赛,分分20平”的警句,以此来提醒自己对每一分都要抓紧不放。在那些日子里,除去比赛外,他足不出户,把自己关在旅馆里并叮嘱教练和同伴,只告诉他下场对手是谁,其他一律不谈。他所以要过这种“鸵鸟式生活”,是因为他怕自己思想不过硬,听多了控制不住自己……然而他的大脑一刻也没有停止活动,紧张地映现着各种激战场面,他在琢磨每个球、每个回合、每个动作的得与失。他想得发呆、发傻,有时把茶叶倒进杯里,过一会儿拿起杯要喝时才发现还没有倒水。就这样,他一路往上打,半决赛中战胜了南斯拉夫的一位选手后,决赛时,郗恩庭再次和老对手、瑞典选手约翰森相遇了。他们俩同岁,总战绩是8胜4负,郗恩庭占优。约翰森是欧洲顶尖高手,曾经7次获得欧洲冠军,这一次他也是志在必得。比赛开始后,情况和半决赛时很相似,郗恩庭1比2落后,接着追成了2比2。到了关键的第五局,当比分打到了19:18,最后时刻,用郗恩庭的话说是老天开眼,他连续打了两个擦边,艰难地拿下了这场比赛,从而获得了男子单打冠军。有意思的是,幸福来得太突然,由于精神高度集中,比赛结束了,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夺得了冠军,等对手主动过来握手时他才意识到比赛结束了。这时记者们一下子涌了过来,还有一个外国记者过来抢他的手,因为郗恩庭在比赛的时候总是看手上写的那句话,所以外国记者以为那是什么取胜的秘籍,想要看看。郗恩庭反应很快,冲手心吐了口吐液把字给抹了。西方记者问他上面写的是不是毛主席语录,郗恩庭说不是,只是自己的话。历经坎坷,郗恩庭终于靠顽强的意志和拼搏精神击败了所有对手,摘下桂冠。

图片 2

世界冠军做起“娃娃教头”

打球,郗恩庭是一员强将,培养队员也颇有建树,不少“幼苗”在他的精心指导下,成为能征善战的骁将。其实,在他获得世界冠军之后,河北省有关领导曾找过他,希望他能回到家乡出任河北省体育部门的官员,但被他婉拒了,他说自己很喜欢做教练员,不想离开业务,能够培养出一个又一个世界冠军,自己很有成就感。除了在国内做教练,郗恩庭还屡次到国外做教练、讲学。早在1976年的时候,他就去了墨西哥,之后去了法国、南斯拉夫。辞去国家队教练后,他又在1992年去了印尼,期间他还去日本讲学、做教练,因为他在日本乒乓球界有很大的名气。谈到现在的情况,郗恩庭介绍说,现在河北保定有一家乒乓球学校,叫正大乒乓球学校,他亲任校长兼总教练。这个学校已经开办了10多年了,培养了不少优秀的运动员。当笔者追问为什么退休后还要回到保定创办乒乓球学校时,郗恩庭解释说:“保定虽然不是我的祖籍,也不是我的出生地,但当年我是从保定上学并喜欢上乒乓球,然后逐步走上专业乒乓球运动员道路的,我幼年时,是大哥大嫂扶养了我,我把保定视为我的故乡,所以我总想为家乡人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令他高兴和鼓舞的是,学校成立几年来,获得全国青少年比赛冠军12个20余人次,省级比赛冠军35个60余人次,输送16人进入湖南、江西、浙江、四川、河北等省级专业队,多人被名牌大学、重点中学特招录取,这所学校在全国乒乓球训练基地中也是名列前茅,“开办这所学校也算是我对家乡的一点点回报吧。”郗恩庭是河北的骄傲,他给家乡所带来的荣耀至今还是许多人谈论的话题。他的雕像矗立在保定一所大学的校园里,他夺冠时高举奖杯的那张黑白大幅照片仍在保定市的世界冠军墙上熠熠闪烁。

图片 3

安享幸福晚年,不打乒乓改打网球

郗恩庭的妻子林美群也曾是国家队乒乓球运动员,当年,她也同样参加了第31、32、33届世乒赛。说到两人的恋爱经历,郗恩庭说,他们的婚姻纯属是队友介绍认识然后谈起恋爱的。那还是在1971年,国家男女队在打亚非拉比赛时,队友们就开始向他递话,到了1973年,郗恩庭才觉得自己应该找对象了。在和林美群结识后,郗恩庭感觉她比较热情。林美群每次到郗恩庭宿舍,都帮着他洗衣服,这让郗恩庭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郗恩庭考虑得比较长远,他对林美群说自己是北方人,但以后不一定能留在北京,将来如果到了北方的农村,没有大米怎么办?另外,北方的冬天也比较冷,生活上受得了吗?但林美群表示这些都没有问题。后来结婚的时候,林美群说在北方生活太冷,提出让郗恩庭给自己买—件九道弯羊羔皮的大棉袄,郗恩庭特意托人在上海定做了一件,这件羊羔皮棉袄就成了两人婚恋史上一段美好的回忆。如今,这对乒坛伉俪晚年生活得非常美满,他们有一个女儿已在日本定了居。当问到他是否教女儿打过乒乓球时,郗恩庭说曾经教过,但女儿后来没有走专业运动员的道路,而是一直在日本上学工作。郗恩庭和夫人在春暖花开的时候也经常去日本看望女儿,顺便欣赏那里的樱花,另外,再去看望日本乒乓球界还健在的一些老朋友。郗恩庭现在的业余生活十分丰富,虽然没有离开乒乓球,但他现在又玩上了网球,说到怎么开始打网球,他说年轻时做乒乓球运动员有一身伤病,打乒乓球时老做一个动作老伤就要复发。现在换一种运动,动作方法不一样,身体感觉好多了。目前他除了参加网球训练外,其他时间会和朋友在一起聚聚,或者全国各地走一走,和夫人幸福快乐地享受着晚年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