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情怀,登陆我心

by admin on 2019年5月24日

“阿姆斯壮登陆月球,是我心的感动。终于你心上,我安全的降落,这是大突破。”

2003年,休团两年的五月天重新合体,扭大吉他失真,刷着强力和弦,唱着《阿姆斯壮》,不仅完全收复了他们原有的地盘,更在短暂的时间里,席卷大陆,成为华语乐坛“后周杰伦战国时代”最重要的战力。十多年后,一位叫汪苏泷的二十六岁男孩,巧合式地把自己的新专辑命名为《登陆计划》,吹响了他对乐坛发起又一次冲锋的号角。

别说你不知道谁是汪苏泷。在过去的若干年里,当音乐宣发平台去中心化,唱片公司传统打法纷纷失效,新人仅依靠电视真人秀、抱影视大腿、韩团出口转内销这样特殊化的渠道冒头,汪苏泷却是华语乐坛鲜有的、仅靠作品就能扬名立万的另类。在社区的士多店里,在校园的广播站里,在北京路步行街的卖场里,在音乐流媒体的排行榜里,土法炼钢的汪苏泷成为一种现象,展示了当音乐作品自己长腿的时候是怎样的状态。且难得的是,先是《万有引力》,再是《传世乐章》,汪苏泷用一个远远超出Teenage歌手的生命周期证明了自己不是那种“A轮死”的Lucky
Dog。2015年,他拿出闭关后的全新大作《登录计划》,犹如在那些的刻舟求剑人的“乐迷”(实际上这样偏听则暗的耳朵,难称作“歌迷”)眼前表演了一次令人瞠目结舌的空中接力。

从开篇曲《奇怪》第一个鼓点开始,耳边百花缭绕:反拍的吉他扫弦营造出摇摆(Swing)感,管乐不仅是歌曲情绪的渲染者,更是歌曲进程的铺排者,并为歌曲洒下了一片爵士乐的光芒。如果你有一副还不错的耳机,听贝斯晒太阳一般的蠕动,直到间奏时就着合成器,“大牛筋”(Double
Bass)炫技式的表演,以及歌曲后段人声与器乐的应答——是的,你可以说这些都没有什么大不了,喜欢听三重奏(Trio)之类的你早已见怪不该,但当这一切发生在一张华语唱片里(还是一位内地歌手、被大家贴了一堆标签的歌手)时,你还能坐得下来吗?

在实体唱片零售业的黄金时代里,唱片公司的惯例是:100万用于音乐制作(做一张专辑),30万用于渠道的推广。而到了现在,大家恨不得把制作预算压缩到3万块(只做一首歌),宣传费100万还嫌不够。而汪苏泷和他的团队却傻子式地在音乐制作上“大手大脚”,当所有人跟你说“渠道为王”、“营销为王”的时候,汪苏泷却高举“产品为王”的大旗。在这张《登陆计划》里,有着Studio
Live式的生猛鲜活,管乐组赋予的流光溢彩,以及汪苏泷最引以为豪的对旋律天生的敏锐度。专辑中精彩的乐章数不胜数,如《茉莉》,那些满出来的音符为歌曲平添了味觉和色彩,以及在歌曲中彰显的挑战乐迷听觉习惯野心;如《地动山摇》,一首荷尔蒙爆炸的、走路带风的青少年冲锋曲,在美式节奏和音响里,又调入了乡村音乐的诚实;如《苏璞》,现代的口吻和老式的音色融一炉,像老式唱碟机的复刻版。在Adele、Sam
Simth等复古流行乐大行其道,给音乐“做减法”成为最时髦的事,而为许多歌曲的“简陋”找到借口时,《登陆计划》显得太过另类,制作团队根本就是想看看华语流行音乐对于一首歌曲的容量底线到底会到哪。

更为难得的是,整张专辑并未沦为汪苏泷在炫技这条道上的鬼打墙。音乐的丰满并非是“我就想让大家知道汪苏泷很行”,细心的乐迷能在专辑中听出他心里的那股较劲。典型于《银河》,从基础的钢琴、民谣吉他分解,是少年沉醉在银河系中优雅的静寂;而到后面的Band
Sound齐鸣,少年猛地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他想抓住些什么,他想探索那颗星的秘密,又因为遥远的光年而发出叹息,“你永远不能发现我,我也不散发光和热,会炙热,会冷漠,不独特”,尾端咬字的铿锵有力,是汪苏泷以少年视角对终极命题的回答。《睡前故事》因为Hush而增加了文艺青年的腔调,可视为《银河》的姐妹篇,它提供了少年对青春的另一种解读,少年的睡前故事,从《格林童话》到《小王子》,从《寻羊冒险级》到《九故事》,再到闭着双眼,无需书本,回忆便成诗。哪怕是《奇怪》这样流光溢彩的编曲,“总拧不开瓶盖,总分不清门牌”这样的少年心也随手可得。

于是,我们不知不觉地发现,被视乎“90后”的汪苏泷,今年也已26岁,他也成为了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他可以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写成歌,一页一页地在大家面前翻开。我甚至惊奇地发现:《登陆计划》里的汪苏泷开始拥有了自己的情怀。至于在他身上曾经贴着的标签,什么“网络歌手”、“口水歌”、“脑残”、“非主流”等等,早已一个个地剥落,被风吹散。

所以,让我们再一次张开耳朵,欢迎汪苏泷同学。此处应有掌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